咩咩咩咩的阳

“最近开心吗?”
“实际上,我总是不开心的。”
“但是有你在,不开心好像也就淡了。”
@摇摇摇摇光

【德哈】阻止Potter死亡的50种方式

*忌日快乐AU


0.
七月三十一日晚八点,Harry Potter从六楼一跃而下,掉落在正好经过这栋楼的Draco Malfoy的面前。
Draco永远也忘不掉那朵绚丽狰狞的血色花朵,和缓缓流淌的血液声音。

1.
几小时以前的Draco像往常一样,早上起来和Pansy、Blaise吃早饭。
Pansy穿着一双墨绿色的高跟鞋,她把白皙的脚背伸到Draco面前:“有什么不一样?”
Blaise支撑着自己的女友以防她摔倒:“这是最好看的一双鞋。”
Draco仔细打量着Pansy,半天才说:“Pansy,最近你胖了。”
Pansy撇了撇嘴,反正她也没对Draco抱多大希望。她一小勺一小勺的吃着自己的沙拉,问Blaise:“今天中午有球赛?”
“嗯。对方有隔壁院的Harry Potter。”
Pansy哈哈大笑,“那你又邀请我去看?你可是从来没赢过人家。”
“什么球赛?”Draco从来没有看过Blaise的足球赛,对这个名字也不是很熟悉。Blaise知道他对足球不感兴趣,也一直没有邀请他。
“我邀请了你来吗?”Blaise问他,得到Draco意料之中的摇头之后Blaise翻了个白眼,“那你就别问。”
吃过早饭后的三人分成两拨,Pansy和Blaise去上摄影课,Draco去上自习。
他走在路上,学校里的流浪狗咬着尾巴从他身边掠过;树上的叶子打着旋儿精准的掉在垃圾桶盖上。Draco打了个哈欠,又是平淡无波的一天。
中午他睡醒午觉,汗流浃背的Blaise跑进来,“我又输了!”他嚷嚷着,收拾东西准备去洗澡。
“意料之中。”门外传来Pansy冷静的声音。“洗完澡晚点我们去吃晚饭。”女孩儿又探进头来问Draco。“一起吗?”
“好啊。”Draco背上书包,“下写作课见。”
他们到了餐厅,坐在靠近窗边的卡座里,隔壁桌好像在庆祝什么,黑头发的那个人不停的被劝着酒。
“那人就是Harry Potter。”Blaise指了指醉意朦胧的黑发青年。“四比零,赢了我们。在他生日的这天——多么值得高兴!”他看着对面热闹的庆贺气氛郁闷地喝了一口酒。Pansy也没阻止。
Draco淡淡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陌生的人陌生的事,与他何干?
他没想到,两小时后,这个陌生人死在他面前。

2.
Draco睁开眼睛。
他好像还能看到Potter被血浸湿成一缕缕的黑色头发、球服上盛开的暗红花朵,和像不会干涸一般流淌的血液。
他打了个冷颤。昨晚的噩梦和同学老师的安抚让Draco有些头痛,他看向对面熟睡的Blaise,准备叫醒他要一些止痛药。
Blaise的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一下表,接着把头埋在枕头里。“我中午有足球赛,让我睡一会儿。”
“昨天不是踢过了吗?四比零我们院输了。”Draco捏了捏眉心,自己找起药来。他认为Blaise也被吓到了,昨晚接到电话跑来的他几乎要挂在Pansy身上才能勉强站稳。
“什么啊,今天,三十一号,才是校赛啊。”这声嘟囔在Draco脑里炸开一朵惊雷。他拽着Blaise的睡衣领子:“你说什么?!”
他的声音喑哑,浑身颤抖。
“今天是……三十一号?”
Blaise彻底清醒,他奇怪地看着举止失常的Draco。
“是啊……今天是三十一号,七月三十一。”
Draco昏昏沉沉地被按在椅子上,对面的Pansy依然一小勺一小勺的吃着沙拉,“你怎么了?”
她把脚翘起来,Draco看到那双墨绿色的高跟鞋。
Potter死的那天Pansy赶来的时候,这双鞋沾上了血迹,被吓坏的Pansy哆哆嗦嗦的扔掉了这双鞋。
而它今天再次出现在Pansy脚上。
Draco攥紧了杯子。“Pansy,今天几号?”
Pansy瞪了他一眼,悻悻地放下脚。“七月三十一号啊。”她说,“中午还有Blaise的球赛。”
他们在餐厅门口分开,Draco开始怀疑Potter的死亡是个噩梦。他自嘲的笑笑,渐渐平复心情。
流浪狗叫着跑过来,“它会在经过我身边的时候咬到自己的尾巴吗?”Draco恍惚地想着似曾相识的画面。
咬到了。
这只狗在经过Draco的时候,咬到了尾巴。
Draco只觉得“轰”地一声,全世界都失去了声音。
有风吹过,他眼睁睁的看着那片叶子晃晃悠悠、无比精准的落在了垃圾桶盖上。
他开始跌跌撞撞地跑起来。一切都是他见到过的,广场上忘我亲吻的情侣,骑的飞快的单车,横冲直撞的滑板少年……
Draco再次听了一遍写作课。老师的课件上清清楚楚的写着“7.31”的字样。他呼了口气,告诉自己这不过是做了一个逼真的梦而已。
晚饭时遇到了Potter,他心不在焉地吃完,犹犹豫豫地,再次走过B2宿舍楼。
快要八点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Draco心情轻快起来,果然光怪陆离的一天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啪!”沉闷的重物落地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
Draco回头,Harry Potter的尸体就躺在那儿。

3.
Draco尖叫着醒来了。
他看向被惊醒的Blaise,哑着嗓子问:“今天几号?!”
意料之中的七月三十一号。
当他再次见到Pansy,这个聪明的姑娘让Draco忍不住求救。
“Pansy,帮帮我。”
他们半信半疑的听完Draco的说法。“或许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Blaise安慰,“盗梦空间那样子的梦。”
Draco沉默了一会儿,对Pansy说:“你一开始是不是打算要让我看你的新鞋子?”
Pansy惊讶的点点头,他看了看表,拉着两个人走出餐厅。
“前面的女孩会被一个滑板少年撞到。”
Blaise看着那个女孩,短促的“嗤”了一声。“人家走的好好……”
话音未落,戴黑色耳机的滑板少年撞倒了女孩,书散落了一地。
“你再看这儿。”Draco拉着Pansy指向一对情侣。“他们即将开始吵架。”
果然,并肩行走的情侣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
接着Draco给他们看了单车少年被易拉罐绊倒、掉在垃圾桶盖上的叶子和咬着尾巴乱跑的狗。
他们相信了。Draco极有可能陷入了七月三十一号的循环。
三个人苦苦思索着其中的联系,Pansy猛然想起来:“今天是Potter的生日!”
“同时也是他的死期……”Blaise打了个哆嗦。
“Draco。”Pansy望着他,握紧了他的双手。
“办法可能就是——你要阻止Potter的死亡。”

4.
阻止Potter的死亡。呵。
Draco逃掉了写作课,揉了揉脑袋。
他根本不认识什么Harry Potter!不到一天的时间让他拯救一条人命?开什么玩笑!
他记起Blaise比赛刚刚结束,或许Harry Potter还在庆祝。Draco跑向操场,果然看到了那一群人中央的黑色头发。
不知道Harry说了什么,那些人逐渐散去,招呼着“晚上一定要来啊!”走远了,只留下Harry和他的足球。
Draco脑袋一热,径直跑向Harry,后者对于这个陌生人有些莫名其妙:“你……”
温热的手掌握住他汗津津的手腕。
“六个小时二十分钟四十五秒之后你就会死。现在你这种傻呆呆的状态让你只能活六小时二十分钟十秒。你不要说话,听我的,跟我走。”
他颇为不耐烦。正常的生活过的好好儿的,却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死亡打乱一切。
不管怎样,让他平安活过今天,自己就能回到正常。
Harry用力挣开Draco的手。“你当我是傻子吗?”Harry活动了一下手腕,“我活的好好的为什么会死?”
因为我已经见过你的两次死亡了。Draco叹了口气,问他:“你是不是赢了校赛?”
对方愣愣地点头,Draco决定一骗到底。“我很不爽你赢了我们学院。你陪我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
胡搅蛮缠的Draco还是如愿以偿。他说服Harry推掉了聚会和他到了一家安静的小酒馆庆祝生日。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们向彼此袒露心扉。“我根本不喜欢聚会!”Harry大着舌头喊道,“虚情假意的。”
“我也不是对足球不感兴趣。”Draco和他碰了碰杯,几滴酒飞出来。“只是出汗出得太多。”
他们笑成一团,互相笑着对方的小秘密,距离感一下子近了不少。
Harry歪歪扭扭的走向宿舍楼,Draco扶着他进去准备守他一晚上。醉醺醺的Harry却非要去楼上吹吹风,醒醒酒。Draco无法,只能和他去了天台。
Harry吐了一地的污秽物,Draco搬了一个椅子来让他坐下等他。“我去给你弄点水醒酒。”Harry表示知道了。
Draco到楼下打水,听到一声尖叫。他心里一沉,往楼下望去——
一地鲜血。

5.
他再次在七月三十一日醒来。
Draco习惯了一天的模式,他几乎可以闭着眼睛把这一天走完。
他例行去找了Pansy,翘了一天的课,戴着帽子去看了今天生日主人公的球赛。奔跑的Harry生动不少,汗水在他发间闪烁。一个精彩的带球过人,赢了。
他压低帽檐冲过去拉着Harry逃离人群,向他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和那些死去的Harry。
“我本身是不在乎死亡的。”Harry异常平静,他把发带摘下来擦了擦汗。“但是如果这能让你脱离循环,我会老老实实听你话的。”
Draco惊讶于他云淡风轻的态度。他看了看表,“我们先给你庆祝生日。”
他们坐上公交车去吃了饭,还买了蛋糕。Draco认为只要不让Harry回到B2宿舍楼,他就不会摔下去,也不会死。
他们吃完饭又坐上公交车,准备回到学校附近的旅馆住一晚,Draco决定这次一定把他看的紧紧的。
两个人坐在最后一排,沿街的灯光在他们脸上打过。Harry还穿着球服。他絮絮叨叨的讲述着自己的事情——父母双亡、在姨妈家长大,勤工俭学,没什么朋友只能靠足球发泄情绪……
Draco对Harry的认识又增进了一层。
这时一个急刹车让他们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倾去。“发生了什么?”Draco有种不好的预感。
车尾被什么大型车辆狠狠地撞上,黏腻温热的液体沾了Draco半边身体。
他缓缓扭头,一根钢筋贯穿了Harry的胸口。

6.
Draco要疯了。
他发现不管怎么样,Harry都会死。
他又经历了很多次Harry的死亡。被广告牌砸成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等红绿灯时被推攘的人群推出去出车祸死亡、误吃了汤里的海鲜过敏而死……
每一次,Draco都是唯一的见证人。
每一天,Draco都是做噩梦的人。
但他还在坚持。
他已经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坚持了。有时他看着球场上恣意挥洒汗水的青年,会突然心生惋惜;有时Harry抚摸着猫咪冲着他笑,他也会想笑;有时他们一起玩的开心放声大笑的时候,他会希望时间永驻。
这个问题被第四十九天的Harry吃着冰激凌轻描淡写的问出来。
“你为什么执着于救我第四十九次呢?为了回归正常生活吗?”
Draco沉默了。他也不太清楚答案。
下一秒,Harry被疾驰而来的汽车撞飞,冰激凌混合着鲜血拍在地上。
那一瞬间,Draco鼻子有点发酸。天旋地转的感觉让他有点想哭。
下一次,他想,我一定要拉着他的手,逃离这种魔咒。

7.
第五十个Harry遇到了第一个Draco。
他像之前那样平静的接受了自己会死的事实,却更早的提问Draco:
“你为什么执着地要救我呢?”
他低头看着Draco拉着他的手。“第五十次了诶。”
Draco停下步子,手却没有松开。
“一开始我的确是为了自己回归正常的生活。
“但是现在,说实话。”
Draco看着Harry,风把他们的头发吹的乱七八糟。
“我有点不想让你死了,Potter。”
“我可能有点喜欢你。”
风突然停了。
在全世界都愣住的当口,Draco吻上了Harry的脸颊。
“我想让你活,我还想陪着你活。”

8.
Draco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
他不太记得表白心意之后的事情了。他们好像在宾馆里待了一夜,又或者是Harry又死了。
他环顾四周,是熟悉的宿舍。Draco没有发现Harry的身影,心里一沉。
有轻微的鼾声响起,Draco循声看向床下——
Harry在地上睡得正香。
手边的手机响起来,那边传来Blaise的大喊:“Draco,你第一次看足球赛竟然是为了Potter!还把我赶出宿舍让Potter睡我的床!你……”
Blaise的愤怒被Draco打断。“Blaise,今天几号?”
那边静默了一会儿,又传来破口大骂:“八月一号!你别跟我装傻!你知道昨天我输了球赛你又不来看我我在车里睡觉有多难受……”
Draco挂断了电话。他如释重负的笑起来,又把Harry放在床上,悄悄亲了亲。
“欢迎来到新的一天啊,Potter。”
他永远不会去问那四十九个Harry为什么会去死。
他能把握住的、他想把握住的,只有这第五十个Harry。

评论(42)

热度(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