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咩咩的阳

“最近开心吗?”
“实际上,我总是不开心的。”
“但是有你在,不开心好像也就淡了。”
@摇摇摇摇光

【德哈】无望的爱人(一发完)


*渣文笔

*大量ooc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背景哈七




“老江,今天有什么消息吗?”

   哈利走出帐篷,坐在有些湿漉漉的草地上,手里拿着那个收音机,调到的正是“波特瞭望站”,今晚的口令依然是“邓布利多”。帐篷里的罗恩和赫敏已经熟睡,深蓝的天幕上坠着闪亮的星子,而他们施加的各种保护咒语形成的保护罩弱弱的呼应着几分光芒。

   他将电台声音调到最小,把它放到耳边。

   “老江,今天有什么消息吗?”

   李乔丹严肃地回答着,他的语气再也不像是解说魁地奇一样有趣了。战争带给人的改变实在太多。

   “……马尔福庄园依然风平浪静,听说斯莱特林骄傲的学生德拉科马尔福受到了重用……”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讽刺和不屑。

   听到这个名字哈利心里一窒。德拉科马尔福,他有多久没看到过他了呢?

   从暑假开始,从逃亡开始,从离开霍格沃茨开始,时间让他失去了朋友、亲人、导师,赋予他沉重的责任,又在他心里埋下思念的种子,每一分每一秒它都在生长。

   是的,哈利波特喜欢德拉科马尔福,没有任何人知道,即使是罗恩和赫敏。

   哈利把收音机贴的更紧了一些,仿佛这样就能离那个人近一点似的。朦胧的月光笼着他,把他的影子拉长了一些。

   “……霍格沃茨仍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但我们仍然相信,哈利波特会平安归来,终结一切。”

   广播结束了,而哈利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他的鼻子有些发酸,让他忍不住想要落泪。这一刻他像是一块易碎的玻璃,无比脆弱。

   突然哈利的余光注意到脚边的影子,自己纹丝未动,影子的手臂却微微向上抬了抬,细长的五指些微分开,有种想要摸哈利头的意思。

  这把他吓坏了。哈利猛地站起身来,仔细观察着自己的影子。半天没有察觉出异样,他试探着抬起自己的左手,影子也抬起了那只手。紧接着他抬起右手,影子的左手随之落下,右手缓抬。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伴着那只伸出来的右手,“我倒是可以做你的朋友。”少年稚嫩又隐隐带着骄傲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哈利转动了一下右手手掌,心头微涩。他最近总是想起两个人接触不多的曾经,夹枪带棒针尖对麦芒的言语攻击背后藏着的是什么,只有哈利自己知道。走马灯似的场景伴着少年青涩到成熟的嗓音,占据了他的整个脑海,挥之不去。

“可惜你只是我的影子。”他低头对着影子轻声道,“我想和你握手的时候只有和我一样的影子在我对面了。”

  哈利抬脚钻进帐篷,他身后的影子却诡异地拉长拉长再拉长——然后伸出了右手。

  他的背影完全消失在帐篷门后的时候,没了光的影子“咻”地消失,仿佛一切只是月光的幻术。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罗恩和赫敏正在小声说话:“——竟然又有这么多人——”

“嘘。”赫敏注意到哈利醒了,示意罗恩停下。“哈利,来吃早饭吧。”她温和地开口,递过来一包饼干。

  哈利接过来,先喝了一杯罗恩给他倒好的热水。“又有人牺牲了吗?”他幽幽地开口,望着手里的那包饼干发呆。

“没……没有的事儿,你先吃点东西?”罗恩结结巴巴地回答。哈利暗自叹了口气,罗恩还是不适合撒谎。

  赫敏也觉得罗恩的话有种火上浇油的感觉,她犹犹豫豫地看了一眼罗恩,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加德里有两家麻瓜死在家里,麻瓜政府把死因归于煤气泄漏,但是实际上是杀戮咒——”她摇摇手里的收音机。“瞭望站刚说的。”

  哈利良久都没说话。逃亡这么久,他有些游离在现实与虚幻之间,他躲避现实有些日子了,几乎忘记了外界的人们还在顽强的抵抗,忘记了他们还在遭受着的苦难。

  罗恩注意到哈利紧攥的双拳,担心他的情绪,刚想开口,就见哈利抬起头来,眼底带了些恨意。

“都是伏——”

“别说哥们儿!那是禁忌!他们——”

“地魔导致的一切!”

“哦不——”罗恩捂住了额头,伴随着外面一声震耳的爆响,赫敏反应迅速的拿着魔杖站起身来,并且揪起罗恩:“拿出你的魔杖!”

  接着她将魔杖对准了哈利,白光闪过,哈利感觉自己的五官正在迅速的膨胀、互相挤压,疼痛难忍。他昏了过去。

  再醒来时,哈利发现自己出现在马尔福庄园,和赫敏罗恩跪成一排,格雷伯克那张恶心的脸正在自己面前仔细查看着。

“看。”他轻声道,“哈利波特被抓住了——”

“你现在可不能确定他就是哈利波特。”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卢修斯马尔福用蛇头手杖敲敲格雷伯克的肩头。“你看看他的脸。”

  哈利抬起头,看向一边壁炉上的镜子,里面映出他扭曲的脸。

  赫敏真是个聪明的女巫。他感叹道。

“让我来看看吧。”另一道略显温和的女声响起,纳西莎走过来蹲下身子,她冰凉的手触到哈利的脸颊,反而让他觉得舒服。

  格雷伯克哼了一声,退到后面。

  哈利感觉纳西莎离他那么近,近的她的呼吸就在耳边响起。

“你是哈利波特吗?”她借着机会低声问道。“别怕,我会帮你。”

“是的夫人。”哈利对纳西莎有着莫名的信心,他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纳西莎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他背后的影子,眼神说不清道不明。它蜷缩成一团,呆在哈利的脚边。

“他不是!”纳西莎站起身来看向格雷伯克,“恐怕你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她的语调中带了些讽刺。

  哈利听到赫敏和罗恩舒了一口气,还有一个声音,带着歉意、感激与放松,如此熟悉,就是从右边的方向传来的。

  哈利抬头望向大厅黑暗的一角。

  你也在吗德拉科?

  你还好好的,那就好。

  在哈利沉迷于自己的思绪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右脚边的影子,随着壁炉的火焰动了动,朝他身边靠拢了一些,仿佛这样能温暖他似的。

 

  死亡圣器的秘密他们已经全都明白了,再次回到霍格沃茨的哈利百感交集,曾经神秘辉煌带给他归属感安全感的城堡已然残破不堪。三个人去找拉文克劳的冠冕的时候,遇到了克拉布高尔。

“钻心剜骨——”克拉布露出一个恶心至极的笑,魔杖顶端发出一道红光直朝哈利而来。

  哈利还没来得及躲避,突如其来的一股力量拉扯着他在地上滚了几圈,躲在了一堆杂物后面。

“除你武器!”哈利在绝佳的掩护物后面射出一道咒语,罗恩和赫敏在另一边也进行着反击。

  克拉布和高尔轻松的躲避,“多伟大的救世主,都舍不得狠心对我们用恶咒呢。”

“德拉科不是早就了解这位伟大的救世主了吗?”高尔附和,“不然救世主的名号是从哪里来的?”

  两个人在外面讥笑着,而哈利陷入恍惚。

 

“我和我爸爸打赌,你能不能撑过十分钟。”

  树上的少年晃悠着腿,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猜你撑不过五分钟。”本该是这句话的,但是树上的少年不合记忆的跳了下来,正落在他面前。

  德拉科的脸上带了些焦急,他抓着哈利的肩膀晃了晃,坚定有力的声音传到他耳朵里。

“你能撑下去。你会撑到最后。”

 

  像是大梦初醒一般,哈利从场景里挣脱出来,肩上仿佛残留着德拉科的力道和温度。

“除你武器!”他站出去,正中二人。

 

  现在他站在伏地魔面前了。这对命中注定的敌人面对面的站着,魂器被消灭了五个,而哈利没有魔杖,伏地魔的魔杖正抵在哈利胸口。

“大难不死的男孩……”伏地魔一字一字的咀嚼着,歪着头,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哈利。

  念吧,念吧。趁我还没有露出恐惧。

“阿瓦达索命。”伏地魔声音里带着些压抑的兴奋,念出这道咒语。

  绿光发出之前,哈利无端的想起魔药课上的那只纸鹤。

  现在他又看到它了,以及那端坐着的人。

“波特!”德拉科带着顽劣的笑意,吹过来一只纸鹤。里面是会动的小人儿。

  可是哈利注意到,天上飞着的是自己,看台上端坐的却只有一个人。

  那个狡猾的马尔福。

  绿光没入他的胸口,他带着灿然的笑意倒地。

 

  白茫茫的一片。哈利再醒来时只有白色冲击着他的感官。

  然后他遇到了那个少年。

  他从远处走来,依然穿着那身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后面,金发带着光泽。

  德拉科伸出了手:“我是德拉科·马尔福。和我走吗,哈利波特?”

  哈利来不及反应德拉科为什么也在这里,他看着那只伸出的手,毫不犹豫地握了上去。

  场景骤然变换,他们回到了第一次见面的大厅,周围是幼小的罗恩赫敏他们,而只有他们两个,带着沧桑、经历与疲惫。

“你牵了我的手。”德拉科捏了捏哈利和他交握的手。

“是握。”哈利突然有些羞涩,就在这一刻,他不去想刚刚发生的任何事,甚至十七年的经历。他只想看看这个少年,听听他讲话。

“好吧。”德拉科短促的笑了一声,哈利感到他手心有些出汗。

“你……你怎么也在这里?”哈利终于想起来问他这个问题。

  德拉科不说话,只是摇摇头,“没时间了,哈利。”他温和的唤了一句哈利的名字,接着松开了手。

  十七岁的少年如同六年前那样,居高临下的看着哈利,伸出右手。

“我是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我倒是可以做你的朋友。”

  哈利喜悦地笑了起来,再次握住那只手。“我是哈利波特。”

  你好我的朋友,我的爱人。

“所以……我们是朋友了?”德拉科露出如释重负般的笑,反问哈利。

“是,我们是朋友了。”哈利笑着回答,却在余光扫到交握的双手时变了脸色。

  那只手正在慢慢变得透明。

“什么……?”哈利看着自己的右手握着一团空气,透明正在蔓延,德拉科已经没有了一条手臂。

“哈利。”德拉科正色又叫了他一次。“你会胜利到最后。”

“不……不……”哈利看着逐渐透明的德拉科的身体,哽咽道,“带我一起走吧……”

  德拉科又笑起来,“不行哈利。”

  他灰蓝色的眼睛锁住哈利的身影,吐出最后一句话。

  然后完全的消失不见,只留下哭的像个孩子的哈利。

 

“不……”禁林草地上的哈利渐渐清醒,他痛苦的吐出一个音节,一滴眼泪滑落至他的太阳穴。

  纳西莎捂住他的嘴巴,轻柔的替他擦掉眼泪。“你得坚持住,哈利。这也是小龙的希望。”曾经马尔福庄园的女主人,高高在上,仿佛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她落泪,而这次,哈利感觉有水滴落在自己的脸颊。

“没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我会帮他完成他的心愿。”

  他听到纳西莎对伏地魔宣布他的死亡;

  他被海格抱回城堡门前;

  他和伏地魔当着所有人的面决斗;

  他得到了老魔杖,战胜了伏地魔;

  场地中央,只剩他孤零零的立在当场。阴霾覆盖的天空第一次出现太阳,劫后余生的光辉洒在他的身上,而众人惊异的发现这位不平凡的救世主没有影子。

 

 

  十九年后

 

“我又来了。”哈利将一束蔷薇放在一个墓碑前,苍白的手指拂过上面的照片。十七岁的金发少年正在上面灿烂的笑着。

“你的确很聪明。”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坐在墓碑旁边,带着笑容。“你提前猜到了一切——”

“你甚至知道就算我体内的灵魂碎片被伏地魔自己杀死,还是会对我造成一定的伤害。

“我都知道了,你妈妈把记忆给了我,而我去看了它。

“你说你是怎么忍受成为一个影子的孤寂的呢?我如果早知道,一定会经常的看你、和你说话,甚至抱抱你。

“你为我做了这么多,而我到最后才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救世主这个词,它太博爱了。但是我还是要和你说,你才是那个救世主。

“你的出现拯救了我的世界。”

  男人的头抵着墓碑,一行水迹蜿蜒而下。

“这些话不知道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你一定忍不住要叫我疤头来挖苦我了。

“十九年了,罗恩和赫敏去送他们的孩子去霍格沃茨了。

“我也老了,但你可真好,还是十七岁的样子。”

  他低头去吻了吻冰凉的墓碑,眼睛通红。

  哈利又想起德拉科消失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伴随着德拉科的脸渐渐透明的过程,那一句话就此烙在哈利的心头。

“你是我隐藏于友谊之后的,无望的爱人。”

  哈利哽咽着、在墓碑上印下深深的一吻:

“于我,你又何尝不是呢?”

“我明年再来看你。”

  黑发男子紧了紧斗篷,深深的看了年轻的少年一眼。瘦的只剩下骨头的背影渐渐远去,直至消失。


评论(61)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