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咩咩的阳

“最近开心吗?”
“实际上,我总是不开心的。”
“但是有你在,不开心好像也就淡了。”
@摇摇摇摇光

【德哈】梦游症(一发完)



*大量ooc出没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渣文笔
*私设俩人互有好感啦


哈利有梦游的习惯,除了马尔福谁也不知道。

马尔福半夜突然醒过来,他觉得有点奇怪,因为自己的睡眠质量一向很好。
突然一道黑影出现在自己的床前,马尔福吓了一跳,他刚想出声——
这穿着蠢蠢的条纹睡衣的不是傻宝宝波特是谁?
他戳戳那人的手臂,没有动静,马尔福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一瞧,眼前这个人眼睛紧闭,呼吸均匀,右手拎着一件衣服,赤着脚站在冰凉的地板上。
马尔福明白了,傻宝宝梦游了!他正在思考着是把哈利扛到床上呢还是扛到床上呢还是扛到床上呢,哈利又有了动作:
他把隐形衣放到床尾,然后轻车熟路的爬上马尔福的床,分了一半的被子盖在自己身上,继续进入熟睡状态。
马尔福忍俊不禁,哎呀可爱的傻宝宝就躺在自己身边呢!
哈利乖乖地躺在床上,躺的挺直,双臂在外面压着被子,黑发柔软的铺在枕头上,呼吸浅浅。
马尔福看着剩的恰到好处的半边枕头,小心翼翼地枕上去,盖好剩余的被子,学着哈利的样子躺好。
黑发少年就在身边,这让他不敢轻易翻身,并且毫无睡意。马尔福扭头看着那个人,他的胸脯有规律的起伏着,嘴巴微微张开。马尔福抿嘴笑了,他扭回头看着天花板,听着身边浅浅的呼吸声渐渐入睡。

凌晨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哈利又动作起来。
他赤脚下了床,拿起隐形衣朝门外摸去。马尔福一直注意着身边的动静,所以很快醒来,跟了出去。
马尔福看着哈利赤着的脚,皱了皱眉。他施了一个小咒语,自己的备用拖鞋就跑到了哈利的脚上。马尔福满意的点点头,目送哈利出了休息室的门才又回来。
今晚的经历着实让马尔福喜出望外,他穿着睡衣坐在壁炉边的沙发上,火焰让他的身上暖烘烘的,而那个男孩让他的心里也暖烘烘的。马尔福了无睡意,他在壁炉边坐到大家都起床,连嘴角勾起的弧度都没变过。

哈利第二天醒来,打了个喷嚏。他揉揉鼻子,认为一定是晚上踢被子的原因让他有点着凉。哈利下床准备去吃早饭,发现自己床边竟然有两双拖鞋!
一双明显是自己的…另一双是谁的呢?哈利看着那双鞋挠挠头,最后决定不管了。他把拖鞋踢到床底,去大厅吃早饭了。
赫敏看着他有点发红的鼻子,担忧地递给他一杯热水。“哈利,你看起来像是着了凉。“
哈利感激地接过热水,“可能昨晚又踢了被子。”
“今年的圣诞礼物我可能要送你一床五米宽的被子了。”罗恩在一边附和道,“天知道这是你第几次感冒了!”
赫敏又说:“你必须去一趟医疗室。”
哈利喝了一口热水,一不留心被烫的说不出反驳的话,他并不打算去医疗室,在姨妈家的几年,小感冒根本算不上什么。
哈利背后的马尔福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他听着哈利一个接一个的喷嚏,不免有些担心。
课后马尔福去了一趟医疗室,把自己的鼻子揉的红红的,瓮声瓮气的嗓音让庞弗雷夫人相信他感冒了,给了他一些感冒药。
马尔福把药放在床头,万一今晚……他还回来呢。

晚上哈利果然又来了,马尔福看着哈利依然光着的脚不禁扶额,小傻子波特!我没那么多拖鞋给你穿啦!
马尔福自动掀起半边的被子,哈利听话的躺下,依然是乖宝宝入睡的姿势。
这次马尔福多准备了一个枕头。他放下四周的帷幔,把另一只枕头竖起来靠坐在床上,用了一个荧光闪烁看书。他害怕哈利半夜生病。
果然,没一会儿,哈利的呼吸声变得粗重起来,脸也变得潮红——马尔福伸手一摸,额头滚烫。
他叹口气拿起准备好的魔药喂给哈利。睡着了的哈利显然比他清醒的时候乖得多,他张口喝了药,原本因为难受皱起来的眉头渐渐松开。
马尔福探上他的额头,他的手微凉,睡梦中的哈利感到舒服了很多,于是他偏偏头——把马尔福的手枕在了脸下。
马尔福一愣,随即莞尔。他半趴在哈利身边,手在哈利的一边脸下,另一只手抚上另半边脸颊,笑了起来。

凌晨哈利又准时起床准备回格兰芬多塔。马尔福甩甩压麻的手,哈利的温度已经降下来了,他照例送哈利出门,转身回来坐在老位置。
他不禁扶额低笑:
这可叫什么事儿呢!

哈利连着两周的晚上都梦游到马尔福这边。马尔福每晚都会准备好半边床,等哈利到了再一起入睡。他也不知道哈利这种状态会持续多久,所以他格外珍惜这些夜晚。

圣诞节前夕,哈利睡了午觉,然后…他又梦游了。
彼时外面阳光正温暖,马尔福正在外面的草地上睡午觉,他的身下是一个铺着厚厚毯子的躺椅。布雷斯潘西在一边小声地说话。午后大家也都在外面晒太阳,三两个人聚在一起商量着明天的圣诞节该怎么过。
于是哈利从城堡里出来,在众人瞩目之下径直走向那个铂金贵族。
他站在躺椅后,身前是闭着眼睛的马尔福。突然他俯下身去,和马尔福的脸的距离仅有十厘米。
马尔福感觉一片阴影打在自己的脸上,他睁开眼睛,猝不及防看到了一张倒着的放大的脸。
那张脸缓缓的靠近自己,然后……紧闭着眼睛的救世主的唇准确的覆上他的,马尔福甚至感觉到哈利的眼睫毛蹭在自己的脖子上。
而自己的眼前是救世主露出来的一截脖颈,鼻尖对着他的下巴,马尔福闻到哈利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息,心跳乱了——
他抓住哈利的肩膀,从躺椅上翻身起来,把哈利按在躺椅上,然后狠狠的吻上去。
管他梦不梦游,管他是真是假,他渴望这个人很久了。马尔福撬开梦游着的人的牙关,尽情肆虐,那他今天就要把这个人亲醒。
他等不了了。
而一边的学生们早已大跌眼镜。他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躺椅上难舍难分的两个人,布雷斯潘西下巴仿佛脱臼了,刚赶来的赫敏和罗恩也张大了嘴巴。
“?????”罗恩一脸黑人问号。
赫敏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看来我们不用问哈利怎么过圣诞了……”

哈利在躺椅上醒来,迷茫的睁着眼睛看着面前那一簇铂金色的头发。
马尔福感觉亲吻对象的嘴唇动了动,他抬起头,对上绿蒙蒙的眼睛。他咽了口口水,
“我能邀请我们伟大的救世主一起过圣诞吗?”
写出来是问句,可它说出来是个陈述句。
哈利懵懵地点了点头,然后就被那一双唇亲的喘不过气来。

于是铂金少年马尔福和救世主波特就这样在一起了。
马尔福再想起那段晚上哈利自动跑来找他的日子,有点得意:“你看,你梦游了来找我睡觉呢(划掉)。”
哈利缩在他的怀里,一脸惊讶的抬起脸来:“梦游!?”
马尔福笑道:“是啊,有一个晚上你发烧了还是我喂你吃的药。”说着他亲亲哈利的鼻尖,继续得意着。
哈利偷笑着抱紧了这个人,他把头埋进马尔福的怀里,偷偷的、甜甜的笑起来。
哈利知道,哈利波特从不梦游。



嘘,偷偷地。
哈利波特梦游。
而且只有德拉科马尔福一个人知道。

评论(46)

热度(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