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咩咩的阳

“最近开心吗?”
“实际上,我总是不开心的。”
“但是有你在,不开心好像也就淡了。”
@摇摇摇摇光

【德哈】捕风

【德哈】捕风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渣文笔
*感觉写出来和我想的不太一样?==求大大们拯救我





今天是哈利十八岁的生日,黄金男孩打败黑魔王之后过的第一个生日。罗恩和赫敏早早起来给他准备了礼物和蛋糕。而霍格沃茨也挤满了兴奋的学生们,他们都想一睹这个男孩的风采。
寝室里的哈利像个木偶一样躺在床上,双眼无神,好像看着承尘顶,又好像透过那块布看着别的地方。
“嘿!”罗恩开门轻声唤了他一声,走到他床边。“还好吗?”罗恩担心的问了一句,赫敏站在门边,眼神里带着担忧。哈利自从大战之后一直是这个状态,这让他们很忧心,最近已经很好了,他起码愿意和他们俩说话了。
“……我还好。“哈利从一边抓起眼镜戴上,一边坐起来。他强打着精神向外走去,赫敏伸手拉住了他,把他带到休息室里。
“别出去啦。”赫敏把他按在椅子上,“我和罗恩给你准备了蛋糕。就在这里过生日吧哈利。”她转身和罗恩把蛋糕捧到哈利面前,“生日快乐哈利!”
哈利尽力扯出一个微笑,吹灭了上面的蜡烛。“谢谢你们。”接着截住话头,“你们去楼下大厅等我好吗?让我再自己呆一会儿。”赫敏和罗恩对视了一眼,点点头,一步三回头的下楼了。
过了一会儿赫敏又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哈利,上周你答应预言家日报的采访,这是他们明天的采访问题,让你先熟悉一下。”她把纸放在桌上,握了握他有点冰凉的双手,“我们在下面等你。”
哈利点点头,目送赫敏下楼。他拿起那张纸,上面无非是一些让他谈大战过后的感受的一类问题。他嗤笑一声,双手无力的垂下,罗列着问题的纸飘落在地上。
黄金男孩…哈利疲惫地闭上双眼。大家只关注他…所谓的救世主…谁又在乎大战那一日…勇敢的、骄傲如玫瑰的…又像风一样逝去的人呢…
哈利的头又痛了。他踉踉跄跄地回到寝室,坐在床边,抱着一个匣子。
“咔哒。”匣子打开了。
哈利的头抵在上面,“德拉科……”他的表情有点痛苦。
里面是整整齐齐的一排纸鹤。从那节魔药课上的第一只起,大大小小的纸鹤,一样整齐的折痕,用的都是同样的细腻光滑的暗绿色纹路信纸。 
 哈利亲了亲一只纸鹤,纸鹤打开了——上面是德拉科的自画像和他画的哈利。两个小人儿骑在扫帚上,动作一致,没有比赛,只是单纯的在天上肩并肩的飞。最后那个德拉科停了下来,哈利也停下来,德拉科靠近了一些,亲亲画里哈利的脸,接着浮现出一行字:“生日快乐。”

那是他十六岁生日那天德拉科飞来的纸鹤,也是最后一只纸鹤。收到纸鹤之后哈利披着隐形衣跑出去,正撞上倚在柱子上的德拉科。德拉科仿佛能看透隐形衣,他准确的伸手扯下它并扬起来,把它盖在两个人身上。德拉科珍而重之的在他的发顶亲了亲,“生日快乐。”
哈利因为身高问题有点不满,虽然他很喜欢德拉科低头看他时的温柔,但是他偶尔也想这样看看德拉科。“我对你的喜欢可一点都不比你少。”哈利这么想的干脆就说了出来,德拉科愣了一下,继而轻轻笑出了声。
“满足你。今天你最大。”德拉科收了笑,半蹲了身子。
“请你,哈利波特先生。”德拉科抬起头看着哈利,“用你比我还要多的喜欢把我溺死。”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呢…哈利同样亲上了德拉科的发顶,却被那个铂金混蛋按在柱子上,狠狠吻了一通。
“你信我吗?”最后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停下,德拉科看着他的眼睛说。
哈利坚定的点点头。“信。”
德拉科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那就好。”
“只要你信我就好。”

哈利把纸鹤按原样折起来,然后……然后德拉科就成了食死徒,离开霍格沃茨投奔了伏地魔。凤凰社给予哈利十足的保护,后来他又和罗恩赫敏逃亡了半年之久。

他不是没有怨恨过,半年里的每一个夜晚他都辗转难眠。哈利躲躲藏藏,每次遇到食死徒队伍,都又期待又害怕。
斗篷下是他吗?他会在这里吗?他会不会受伤?
哈利不敢和赫敏罗恩说。“他这么伤害你,把我们害到这种境地,你还担心他?”罗恩肯定会这么说,赫敏必定是赞同他的。
直到最后的大战,出现了两个哈利波特。
哈利看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有些搞不清楚状况。直到另一个哈利左手上的尾戒一闪而过。
是德拉科!哈利冲上去和德拉科并肩站着,伏地魔以为是凤凰社搞出来的替身。
“哈利波特。”伏地魔讽刺地说道,“你还是那个喜欢让别人保护你的小鬼。”
德拉科悄悄拉住哈利的袖子示意他别说话。两个人默契地配合,让伏地魔搞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哈利,绿色的索命咒在空中乱飞,两个人身手敏捷的躲过,让伏地魔手忙脚乱。
“德拉科!”哈利低吼出他的名字,“头发!你快走!”
复方汤剂药效已经过了,德拉科铂金色的头发显露出来。哈利无数次亲吻的、抚摸过的铂金色的发顶,露了出来。
德拉科还没反应过来,“德拉科!是你啊!”伏地魔狰狞地笑起来,同时手中的魔仗对准了哈利。
“不!”德拉科看着魔杖尖对着哈利,心里一惊,来不及想就跑向哈利想要护住他。一旁的纳吉尼得到指示,缠上了德拉科,在他的脑后张大嘴巴。


哈利的头痛停止了。他像一条濒死的鱼,又倒在了床上。

他想起那双眼睛,还映着自己满是血污的脸,只是里面再也没有缱绻的温柔了。哈利无数次亲吻过那双光彩熠熠的、藏了一个宇宙星星的眼睛,失去了光亮。
“我很遗憾,我的孩子。”邓布利多半月形眼镜后的眼睛流下泪来,看着哈利说道。
“是我,是我让他这么做的。”邓布利多放在哈利肩上的手渐渐收紧,“我错了。”
哈利麻木的转转眼睛。“不怪你教授。”他轻声说道。“没有人能强迫马尔福做事。他早就想好了…”

德拉科离开霍格沃茨的那个下午,他没露出任何异常,依然约了哈利去图书馆。他们出来的时候,夕阳的光正照入走廊。
那个少年调皮的踩着哈利的影子走到哈利前面,接着转身倒退着走路。余晖映在他身上,有晚风吹过,德拉科伸手握了握风,当然是徒劳。
“哈利。”他歪歪头叫了哈利一声。
“你最后会知道的,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留不住的,所以也别留念。”
说着他松开了那只握风的手。

 
 
他…明明早就预料到了的…也早就打算好的…哈利有点喘不过气来。这时,海德薇啄啄玻璃,哈利缓了一会儿起来给它开了窗。海德薇轻轻啄了哈利一口,用头蹭蹭他的掌心,仿佛在祝他生日快乐。
“谢谢,乖孩子。”哈利打起精神来露出一个笑,指腹滑过海德薇的头顶。海德薇叫了一声,飞出窗去。
一只纸鹤躺在窗台上。哈利愣住了,是他吗?他不确定。然后纸鹤飞起来了,并一如既往的先用尖利的喙亲亲哈利的嘴角,随后燃起火来——
是德拉科的脸。
哈利怔住了,他恍惚觉得已经有一个世纪没见过德拉科了,他脑海里的那张脸都变得有点模糊不清了,他很害怕——他不想忘记德拉科。哈利眼睛里涌出泪来,他曾以为那一天流光了他一生的眼泪。
哈利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德拉科的脸,手却穿过了一片虚空。
“德拉科……”他痛苦的唤着那个名字,每个音节经过咀嚼再吐出来,眼泪大滴大滴地滑落。
“哈利。”德拉科突然张口说话。
“最后一次啦。生日快乐。”德拉科露出一个笑,不同于以前的骄傲与得意,这个笑带着疲惫与解脱。
“不知道这个时候你会不会想要看到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
“如果你看到了这最后一只纸鹤,那我已经死了。”
哈利颤栗了一下,德拉科是如此残忍…这个时候还要提醒他这个事实。
“其实我多想陪你过生日,从成年到终老。”
“我不能了。你替我多过几个生日,你要是愿意,就多想想我。”他短促的笑了一下,“要是不愿意,就算了。”
“但我用了这个卑鄙的方法,让你记着我。”他的眼睛里有点晶莹的东西。
“再见啦。”德拉科收敛了所有的表情,发出一句无声的话。
哈利看懂了,“My Love。”
他还没来得及抓住最后的幻象,德拉科的脸已经消失了,翠绿色的光点在昏暗的寝室里显得格外显眼,它们绕着哈利飞了几圈,朝外面飘去。
哈利冲出去,想要追上它们,他经过大厅,不顾罗恩赫敏和其他人惊异的眼光,跑到外面的草地上。他奋力一跳,手从中穿过,有风吹过手掌与指缝,旋了一会儿再也感受不到流动。
“求求你…求求你…”哈利跌落在地上,蜷成一团。
“求求你……德拉科……别这样对我。”哈利哽咽着,眼泪滑入他黑色的发中。
“哈利,你会明白的。”
他想起那次,德拉科转身对着他笑,毫不费力倒退着走,阳光照在那个少年身上,显得他即将随风逝去。
“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他的叹息还在哈利脑海中回响,身影却消失了。
哈利的心被揪紧了地痛,他像是失去灵魂一样躺在地上,麻木没有感觉,只有眼泪不停滴落。
 
“我懂了,我知道了。”他喃喃道。
日光之下的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包括你。

评论(7)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