咩咩咩咩的阳

“最近开心吗?”
“实际上,我总是不开心的。”
“但是有你在,不开心好像也就淡了。”
@摇摇摇摇光

【德哈】《德拉科马尔福的回忆录》


*写了一个戏精本体少爷哈哈哈哈
*小甜饼 一发完 放心食用
*依旧渣文笔(痛哭)
*人物属于罗琳 ooc属于我
*原剧情有改动

“我就快要死了。”
马尔福在他父亲常坐的办公桌前坐下,挽起衬衫的袖子,蘸了些翠绿色的墨水,在洁白的纸上写下这样一句话。
他想写一本回忆录,在他和哈利波特分开半个月后。
从哪里写起呢…他写完开头一句话就陷入了沉思,任凭墨水滴落在纸上。

或许应该从对角巷的初遇说起吧。
马尔福在哈利刚走进摩金夫人长袍专卖店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他。彼时他刚刚逃离纳西莎的唠叨:“你表面上必须和那个男孩和睦相处”、“有事就去找斯内普,他会帮你”诸如此类。马尔福兴致缺缺——除了那个男孩。那个男孩父母双亡,也就和自己一般大小,却要被如此多的人算计着,生来就陷入命运的漩涡。他正忖着,抬头就看到了哈利波特。
自然,自小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在搭讪这一方面还是有所欠缺。两人不欢而散,马尔福坐在车厢里还耿耿于怀,为什么不来和他一起坐,他带了好吃的蛋糕和曲奇给他。

或许应该从第一场魁地奇比赛说起吧。
马尔福坐在看台上,无比兴奋。他从哈利一上场就想摇旗子为他加油呐喊,还好他残存的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最后哈利抓住飞贼的时候他一脸骄傲。他就知道哈利可以做到的,虽然马尔福觉得哈利在扫帚上的姿势并不是很优雅,最后把金色飞贼差点吃下去也很丢人。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哈利举起飞贼的时候站在斯莱特林学院的看台上振臂欢呼。“理智是什么?能吃吗?”虽然后果是收获了一堆惊异的目光并被揪回家教训了一顿,他也不后悔。

或许应该从一年级升二年级的暑假说起吧。
马尔福偷听到了父母的谈话,他悄悄派了多比去保护哈利,“不管什么方式。”谁知道哈利最后还是和那个红毛韦斯莱开着会飞的车回了学校——“愚蠢。”他还记得父亲脸上轻蔑的笑。马尔福像一年级一样,悄悄找到了邓布利多告诉了他来龙去脉。“有我呢。”他还记得自己当时握紧的拳头和脸上的坚定。

或许应该从第一次拥抱开始吧。
三年级,他和哈利的关系好了许多。这个矜贵的少年马尔福终于找到了和哈利相处的正确方式,而哈利也得知了马尔福在背后的努力,两颗心越来越近。两个人一起去救小天狼星,最后哈利看着小天狼星消失在天际,抽抽噎噎地靠在马尔福的肩膀上,而他惊喜又小心翼翼地轻拍哈利的肩,可笨蛋哈利一直在哭:
“我以后可以和教父一起住了。”
马尔福安慰他说:“那很好啊。以后我可以去找你了。”
而哈利睁着像是被水洗过的眼睛,“哇”的大哭扑进他的怀里。
“我是你的表舅,我们不能在一起怎么办!”
“……”
即使马尔福真的很喜欢哈利,听到这句话还是想要揍他一顿。

马尔福想到这里笑了起来。那个时候的两个少年,无畏、无惧,又彼此温暖给予对方力量。

或许又该从三强争霸的舞会说起。
马尔福趁着哈利还没上场的时候,躲在会场的帷幕后。在哈利在角落里等待舞会开始的时候,他一把拉过哈利。两个人躲在帷幕后面,额头抵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
“开场舞我要和你跳。在这里。”马尔福克制地亲了一口哈利的唇。
哈利舔舔嘴唇,亲上马尔福的。两个人难舍难分的亲吻,最后分开,哈利气喘吁吁地说:“那么,马尔福先生,你为什么还不邀请哈利波特跳舞?”
马尔福亲了一口哈利的手背,语气亲昵,眼中带笑,接着搂上哈利的腰:
“我的荣幸。”

或许紧张的备战时期也是一个开始。
“为什么!”哈利看着马尔福走向食死徒群的背影绝望地哭喊。他全身心依赖着的、爱着的、想要守护着的人……背叛了他…哈利感觉天都塌了。
马尔福回头看了他一眼,冷冷地回答:“不过是一个长达六年的阴谋罢了。一个走不出来的人,用什么和黑魔王斗呢。”
马尔福径直走到食死徒队伍的最后,依然没有转身。没有理会食死徒对哈利的嘲笑和为伏地魔的欢呼,他早已泪流满面,心口发疼,他多想亲手擦去哈利的泪水,然后抱住这个他最爱的人安慰他没事,一切都有我。
马尔福想着邓布利多交代给他的任务,尽力使自己不要再分泌眼泪。
“哈利,等我…”
“如果你我都能活下来的话。”

马尔福让自己不要再想了。他直到现在,都不能想这件事情,每次一想,无边的悲伤都会把他淹没。
他喝了一口手边的威士忌,准备开始写了——
“和你分开半个月啦。”他喃喃道。

“嘭——”一声巨响,“德拉科?哦天哪,你又坐在这里了!”幻影移形回家的哈利快步走到桌前,马尔福忙伸手去挡纸上的内容,可惜那张纸已经被哈利拿起来了——
“……”哈利看了标题和那句话非常无奈,而马尔福一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哦拜托!马尔福先生,你搞搞清楚,我只是出去半个月执行任务,而我的丈夫已经快要死了?我怎么不知道?”
“……”
“圣芒戈医院需要的是医生,不是网络小说写手!”
“……”
“你上周写的霸道总裁文还在预言家日报上登着,上上周写的哈利波特争抢记的书还在杂物柜里躺着,每次你都幻想我们之间悲惨的经历,生离死别,你还要抱着我痛哭流涕——我想我需要一个解释。”
“哈利你听我说,我也是为了把我们的生活展现给我们的崇拜者看啊!”马尔福极力辩解。
“哦?原来我是身娇体软易推倒小哈利,你是霸道深情马尔福,我们还有一个鬼灵精怪的叫斯科皮的儿子?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三个小时我们都在床上度过?”
马尔福觉得必须要转移一下话题了,他清清嗓子。
“哈利。我们生个儿子吧。”
“……不。”
“我们生个儿子吧。”
“……”
“生个鬼灵精怪的斯科皮吧。”
哈利拿着那张纸走出书房,还是很坚定的说着“不。”
“哈利!”马尔福大步上前,挡在哈利面前,摘了他的眼镜,从额头亲到他的嘴唇,哈利也热烈的回应着。
半个月,太久啦,哈利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直到这个吻才把他救活。
马尔福亲完,叼住哈利的耳垂,满意的感受到哈利的颤抖。
“我们生个儿子吧。”
“……好。”
哈利的手臂挽上马尔福的脖子,在他耳边答。
马尔福笑了,奖励似的亲亲哈利的脖颈。
他太了解哈利了。
毕竟自始至终,能让哈利改变主意的,只有德拉科马尔福一个人。

评论(11)

热度(408)